你们操碎了心

2016-12-13 09:51

“2015年12月4日,阳光分外明媚,光芒也特别富余,可我却只认为异样扎眼。这一天是我漫长的十二年服刑生涯的开端。走过了人生风风雨雨三十八个年龄的我,现在忽然之间要步入高墙电网之中,心坎的感叹是不问可知的。

“痛苦悲伤时刻折磨着我,我不能和其余服刑人员一样坐着吃饭,全监区二百号人唯独我一个人要站着吃。每当同监服刑人员把碗筷送到我面前时,我痛心的泪水就止不住地流,我好像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是人了,只有狗才要这样吃饭。我精力上的压力一劳永逸,意志一每天削弱,特殊是看到其他服刑人员看我时异样的眼神,还有回过火那诡秘的窃窃私语,我更是惶惶不可终日。我怕天亮,我怕吃饭,更怕别人异样的眼光。

讲述人:唐钰婷 陕西省雁塔监狱执法监视员

“我想对我的爸爸妈妈说声对不起,由于我的笨拙的罪恶,让你们受尽了折磨;我想对自己的妻子说声对不起,你辛劳了,你的操劳让我疼爱;我最想对所有的警官说声对不起,为了让我能站起来,你们操碎了心,抬着我到处求医,为了让我真心悔改,你们语重心长,一次次将我从失望的边沿拉了回来。”

十月中旬的一天,我在陕西省雁塔监狱“日行一善,以善养德”监狱开放日活动中,听到服刑职员杨某某如斯告白。当时,台下的听众早已纷纭落泪,可我的心底隐隐有一份猜忌,总感到这段告白是照着稿子背下来的。

加入开放日运动,先要领取《监狱执法监督员证》。在领证路上,从远方拄着拐杖迟缓走来的杨某某跟我打了一个照面,我清楚地看见他哭得红红的眼睛。岂非他所说的是实在所感?经由监狱的批准,终于,我拉着凳子和杨某某背靠背,听他讲述本人的故事:

“我身材病残,不能独破行走,包号警官来号舍具体讯问我的病情、病因,懂得我的案情,临走时特别部署了两名服刑人员照料我的日常生活起居。